发展养老服务关键是提高职业吸引力_社会真情_好文学网

现有养老护理从业人员远不能满足养老服务需求,就养老服务队伍建设而言,从业人员素质不高并且流失严重仍是主要症结。提高养老护理员的职业吸引力,应保障养老服务从业人员用工安全,畅通发展渠道,提升他们的组织归属感与职业认同感。同时,还要加强培训,促进岗位要求与护理人员能力与知识的有效匹配

原标题:养老护理一“员”难求待破解

近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与民政部联合颁布实施《养老护理员国家职业技能标准》。新标准相较旧版的一个重要修改,在于“不看学历看能力”。建立合理薪酬体系、构建职业发展体系……一系列措施都指向一个目标,那就是提高养老护理员的职业吸引力。

近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民政部联合颁布《养老护理员国家职业技能标准(2019年版)》(以下简称2019年版《标准》),围绕增加职业技能要求、放宽入职条件、拓宽职业空间、缩短晋级时间等方面做了重大修改。新标准的出台,也是满足社会养老需求的迫切期待。

养老护理员是养老服务的主要提供者、养老服务体系的重要支撑。数据显示,目前我国老年人口近2.5亿,其中失能半失能老人超过4000万人,按照护理人员与老年人1∶3的平均配比,需要养老护理员约1300万人。但是,现有养老护理从业人员只有30万人,远不能满足养老服务需求。

随着失能、失智、独居、高龄老年人日益增多,养老护理行业面临着严峻挑战。近日,记者走访了省内一些养老机构发现,我省养老护理员缺口大、离职率高。许多养老机构负责人表示,尽快采取举措增强养老护理员职业吸引力迫在眉睫。

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就养老服务队伍建设而言,从业人员素质不高并且流失严重仍是主要症结。近年来,笔者走访了不少养老院,发现它们都面临一个窘境,那就是养老护理员之困,尤其是年轻护理人员离职率高。有的养老院院长坦言,新招来的员工经过一年半载培养,好不容易能独立工作,人却跳槽了。

养老护理员缺口大

招不来、留不住,养老院面临的尴尬,凸显了老年人实际护理需求与实际护理服务水平之间的矛盾。究其原因,养老护理员的日常工作不仅非常辛苦,而且还存在薪酬偏低、缺乏上升通道等问题。即便有人愿意从事这个行业,往往也缺乏工作经验和技能,鲜有专门机构对他们培训。除此之外,不少人甚至直接把养老护理员理解为保姆或佣人,社会上的种种偏见,也让不少人望而却步。

养老机构依托医院,入住的老人可以享受到专职医护人员的服务,还能享受到公寓医护人员全方位护理,对于患病老人、失能老人和高龄老人有着很大的吸引力。

社会养老服务行业劳动供给和实际需求的巨大“壕沟”,提醒我们尤其要重视人员供给方面的政策。很多较早进入老龄化社会的发达国家已经提供了这方面的经验。如日本很早就对参与老年护理实践的护理人员实行分层培养和使用,按学历水平由低到高依次为介护士、准护士、护士、老年专业护士。随着经济社会发展,我国养老服务需求正呈现高层次、专业化、多元化发展态势,老年护理人才培养理应顺应行业发展和市场用人需求,建立以胜任力为导向的多层次养老护理人才培养体系,以改善养老护理人才的等级结构。

海口普亲老年养护中心入驻海口后,前来寻求养护的老人逐年增多。

此次两部门对养老护理员技能标准的重新定义恰逢其时。在提升养老护理员职业吸引力上,新标准不仅对养老护理员的内涵重新界定,新增了居家、社区养老服务技能要求,提高高等级养老护理员的管理能力,还提出逐步构建鼓励养老护理员从业的政策措施,如指导各地建立养老护理员入职补贴和岗位津贴制度,建立职业技能等级与养老护理员薪酬待遇挂钩机制等,这些举措对增强养老护理员的职业吸引力大有裨益。

“养老护理员的缺口很大,是我们养老机构中所有工种中最难招聘的!”海口普亲老年养护中心负责人唐英强告诉记者,海口普亲老年养护中心的老人绝大多数是失能、半失能老人和失智老人,相对来说,养老护理员的工作强度大。

政策固然好,关键还在于落实。提高养老护理员的职业吸引力,首先还是要不断树立养老服务从业人员的正面形象,有效引导大学生、农民工与下岗职工等潜在就业人群。应该看到,养老服务业的工作场所属于压力型环境,因此对这一就业群体应提供充分的人文关怀,保障养老服务从业人员用工安全,畅通发展渠道,提升他们的组织归属感与职业认同感;从培训内容看,有关部门应根据护理服务需求的不断变化,设计社会培训与在职培训的跟进计划,促进岗位要求与护理人员能力、知识的有效匹配;从薪酬待遇来讲,在现阶段我国养老护理人员供给中临时工所占比例仍较大,签订的非正式劳动合同无法充分保障其社会福利与薪酬水平。因此,养老机构在规范用工的同时,要考虑为其设计适合自身职业发展的路径,可考虑通过“医养结合”的服务内容,促进医、养、护人员的相互转换,从而提高养老护理服务人员的社会地位。

省托老院院长高淑红介绍说:“多年来,海南养老服务基础设施缺乏、服务方式单一,失能失智老人的家庭负担重、压力大,全省养老护理员得不到专业培训等问题一直困扰着海南老龄事业发展。”

“养老服务工作强度大,而收入较低,难以留住服务人才。”高淑红表示,大多数养老护理员来自农村,而且年龄在40岁至50岁左右的居多。“长期稳定从事养老护理员工作的人比较少,省托老院成立之初招聘的养老护理员有26人,到如今只剩下6人。”高淑红说。

从业人员缺少职业认同感

湖南人周婷是一名90后,毕业于一所职业院校,她学的是老年护理专业。2015年,周婷来到海口工作后一直从事养老护理员工作。“我学历不高,做这个行业刚开始的时候还挺有动力的。”周婷表示,自己也有顾虑,“收入较低很难解决住房问题,而且很多人给我介绍男朋友,对方一听说我工作这么辛苦都没成。”

周婷告诉记者,养老护理员主要是照顾老人起居饮食,搀扶、喂食、洗头等等。有时候在工作中遇到家属不理解,或者老人不开心发脾气的时候,会感到很委屈。

目前,我省很多养老机构的养老护理服务供不应求。很多养老机构的护理人员,一个人照顾若干个老人,工作时间长、工作强度大、工资收入偏低成为普遍现象。这也是很多年轻人不愿从事养老护理工作的重要原因。

“传统观念必须改变,以往很多人觉得养老护理员从事的是‘脏乱臭’的行业,认为养老护理员是劳动密集型的工种。实际上,养老产业是朝阳产业,我们需要更多的年轻人加入,需要提高整个行业从业人员的专业化精细化水平。”唐英强表示。

“我们要不断树立养老服务从业人员的正面形象,有效引导大学生、农民工与下岗职工等潜在就业人群。对这一就业群体应给予充分的人文关怀,保障养老服务从业人员用工安全,畅通发展渠道,提升他们的组织归属感与职业认同感。”高淑红说。

让养老护理更加专业化

记者调查发现,我省很多养老机构的护理人员文化程度不高,在进养老院工作之前除了生活经验,并没有掌握足够的应对老人心理需求及特殊照护的专业知识。此外,由于普遍年龄偏大、学历低,接受和学习新知识、新技能的速度慢,护理人员的国家技能考核对他们来说“压力山大”。

记者了解到,近年来,我省加强养老护理人员培训体系建设,在培养养老服务人才队伍,提升养老服务能力方面,我省采取培训与培养相结合的方式,加强对机构养老护理员、居家养老护理员队伍建设,提升养老护理人才职业技能和照护能力,为老年人提供日常健康监测、基础护理、心理疏导、康复训练、精神慰藉等养老服务。

高淑红表示,此次两部门对养老护理员技能标准的重新定义恰逢其时。在提升养老护理员职业吸引力上,新标准不仅对养老护理员的内涵重新界定,新增了居家、社区养老服务技能要求,提高高等级养老护理员的管理能力,还提出逐步构建鼓励养老护理员从业的政策措施,如指导各地建立养老护理员入职补贴和岗位津贴制度,建立职业技能等级与养老护理员薪酬待遇挂钩机制等,这些举措对增强养老护理员的职业吸引力大有裨益。

2019年版《标准》将从业人员的“普通受教育程度”由“初中毕业”调整为“无学历要求”,明确未取得小学毕业证书的考生,理论知识考试可采用口试的方式,在降低入职学历门槛的同时,针对养老护理人员群体目前的构成情况,采取更加贴合实际的考试方式,会鼓励很大一部分学历较低的护理从业人员积极持证上岗。“这将改变他们在从事护理工作时无证护理的现状,使他们能够变成真正的护理‘正规军’,这在一定程度上会增加他们的职业成就感。”唐英强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