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袍巫医(连载五,六)

话说我是不应该拿走那个手镯的,因为这个手镯给我带来了灾难。

五.惊奇

放学了,我像往常一样坐公交回家,到家门口的时候,居然发现鞋柜里有一个漂亮的手镯,我心里暗喜,想都没想就把它拿回家了。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到一个帅男子对我说:“娘子,你都拿了我送给你的手镯了,那我们今晚就拜堂成亲吧!”我看了看他的样子,觉得不错,就答应了。

     
王枫回到屋中神情沮丧,王玲从屋外走进来问怎么样了,跟丢了王枫回答。王玲欲言又止,说吧怎么了,王玲摇摇头小声说刚来的那个老者像她死去的爹!僵尸!!!怪不得老者是跳着走的,王枫非常震惊,怎么会这样,难道,,,,,不可能,僵尸是抓人不可能双手在人的头上转,这个双手在人头上转是在干什么?

永信贵宾会登录网站,可没想到他忽然对我说:“既然你答应了,我就不客气了。”画面转到一个血淋淋的场景,我看见一张模糊不清的血脸,还有一只干尸一样的手向我伸来,从我的衣服里摸去‥‥‥我大叫一声醒来,心想:吓死我了,幸好只是一场梦。

   
一夜无话,天亮后王枫来到街上,反正也想不明白,不如来到街上散散心,反正兜里没钱只能这转转那转转看看新奇,城里的很多东西村里都没有很多都感到新奇。算命,算命,一个仙风道骨的中年道士迎面走来,正当王枫和道士擦肩而过的时候,道士拦住了王枫,这位小哥你是不是遇上了不平常的事情?王枫从不相信算命而且算命的都会说要给人消灾骗人钱财。没事,我很正常王枫回答。那就是贫道多虑了,中年道士拂尘一甩,道长走好,王枫不愿意过多逗留。

我拿起手镯,看到上面隐约有一层血迹,我害怕级了,赶紧往厕所里跑,纽开水龙头用清水洗那个手镯,结果发现手镯上的血迹怎么也洗不掉。突然,我耳边有一个声音响起:“嘻嘻嘻嘻,娘子,你是摆脱不掉我的,你已经和我拜堂了,嘻嘻嘻嘻…”我大叫:“啊!谁要和你这个鬼成亲啊!”“嘻嘻嘻嘻”鬼的声音在我耳边回荡,我跑出洗手间,去找一个我好的朋友林雪了,她说她认识一个专门抓鬼的人,明天带我去见他。第二天,林雪带我来到了一间小屋里,对我说:“这位大师一般白天不见人,不过你的情况比较特殊,我跟他沟通一下吧。”

   
往前走了几步王枫总觉得这个中年道士知道些什么,王枫有些后悔没有多问问,但是自尊心令王枫没有回头。

咚咚咚,咚咚咚,敲了20多下门后,门终于开了,迎面走出来一个60多岁的老人,老人说:“我不是说了吗?白天不见客。”说着准备关上门。林雪赶紧拉住门,说:“这位客人的情况比较特殊,还请您谅解。”“哦?怎么特殊啦?”“是冥婚”。老人沉思了一会儿,说:“进来吧。”我进了木屋,林雪留在门口,因为老人只给看病的人进去。到了老人的房间,我诚恳地对老人说:“请帮我把那只鬼给揪出来吧。”“没问题!”老人盘腿坐在垫子上,双目合拢,嘴里念念有词。过了一会,老人忽然睁开了眼睛,说:“为什么?我对你那么好,你为什么要害我?害得我差点受到了阎王爷的惩罚!”

六.两个道士

我心里感到不妙,赶紧跑出木屋,林雪果然不见了,我大喊:“林雪,林雪!你在哪?”可是没有一个人回应,我耳边又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你的朋友已经在我手里了,你再不回来和我那个那个,我就杀了她,嘻嘻嘻嘻~”“啊啊啊啊!你快出来,把林雪还给我,我死也不会和你这个鬼做缺德的事!”“好吧,我把你的朋友还给你,不过你要和我那个哦。你回到寝室就能看到她了,嘻嘻嘻嘻嘻嘻嘻~”

     
晚上王枫没有准备符咒,他认为那僵尸经过昨夜追逐最近是不敢来了。他也没敢离开老妇的屋子,吃过饭就在屋子里的椅子上想事情,由于前天晚上没有睡觉,王枫很快睡着了。夏天的天气很热窗户就开着,睡到半夜的时候王枫就觉得门口的路上有打斗的声音,王枫提气一个起落跳到院外,看见一个道士在跟人打斗,走近了才发现是白天看见的那个道士再打僵尸,那僵尸分明就是昨晚来的那老者。

我跑回寝室,果然看到林雪目瞪口呆的睁着眼睛,好像看到了非常可怕的事情。我忽然想到:我是僵尸,我只要把那个死鬼揪出来,测测他的实力,然后再把他打败就可以了啊。我是我又一想:还是算了吧,我是白眼僵尸,更本不能和一个轻易打败林雪介绍的收鬼人。僵尸分为五个等级,分别为:白眼僵尸、红眼僵尸,黄眼僵尸、紫眼僵尸、僵尸王。

       
那僵尸背对王枫,王枫抬腿直取僵尸的后背,僵尸没有防备直接被踢中,王枫就感觉一阵疼痛从腿部传来,僵尸被王枫踢中后往前趴了下去,不过僵尸没有趴在地上,利用手上的力气弹了起来。然后向北边跳去,僵尸要跑快拦住它,道士叫道。王枫提气想跳到僵尸前边,但是由于腿痛慢了几分。僵尸从王枫面前跑过,出城向北又追出五十里,来到一个山坡,此时道路两旁除了树林就是荒草,如果有人像上次一样从两旁树林偷袭就很容易得手,想到这王枫赶快提醒中年道士注意提防偷袭,但是晚了,就见从树林的一侧涌出一片黑烟,中年道士想躲是来不及了,赶紧闭气接着俯身在地上滚出几十米。烟里有毒,后退,两人退出毒烟的范围站定。

而我———区区一个白眼僵尸,僵尸中差的一个等级,并且不能在阳光下变身,因为只有白眼僵尸惧怕阳光,而且只要对手屏住呼吸,我就不能感受到对方的存在。不过,要是用这种方式去对付红眼僵尸或红眼僵尸以上等级的僵尸,那就是死路一条。

     
毒烟散后一个黑衣人出现在两人十米开在,僵尸站在黑衣人后面。你为何利用僵尸吸取人的魂魄?难道你看不出来我想让他们夫妻团聚吗?黑衣人答到,胡说,你分明是摄入别人魂魄练鬼害人,中年道士气愤喊到。是又怎么样,凭你们能拦住我,黑衣人轻蔑的看着两人。那就试试中年道士毫不畏惧,这里太过狭窄不如去山坡上讨教,黑衣人发出挑战,请!三人一前两后跳上山坡。

到了僵尸王级别,就可以飞了。我如果在路上遇到了道士,那就惨了,虽然我可以免疫道士的符咒,但道士的桃木剑可不是闹着玩的。半人半僵尸和紫眼还有僵尸王都可以免疫道士的符咒,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身世‥‥‥

     
山坡中间有个很宽阔的场地,这里四周树林环绕,两条羊肠小路分别通往坡上坡下,三人一尸分别站定。道士出招吧,我要领教一下龙虎山道士的拳脚和法力,黑衣人抱肩斜视。中年道士也不答话挥起拂尘直取黑衣人,黑衣人双掌相迎,两人战在一起,五十回合不分上下,打斗中黑衣人忽然后撤一团黑气从黑衣人手中挥出,中年道士将手一反一张红色符出现在手中,符咒烟雾撞在一起发生猛烈爆炸,但是符咒的爆炸没有完全炸散毒雾。毒雾遂将中年道士包围,中年道士屏住呼吸,毒雾黑暗中不时出现漂浮的鬼魂抓向道士,道士用拂尘护住自己,烟雾有毒,鬼魂时隐时现围住趁其不备攻击。时间不长中年道士招式就显得凌乱了。一个不备后背被一个红衣女子的鬼魂抓出一道口子。王枫虽然着急也知道凭自己的本事上去也没用,他不动僵尸也不动,他若是去帮忙僵尸也不会袖手旁观。

   
现在最主要的就是吹散毒雾,王枫从怀里掏出一个写有风的符咒,扔向毒雾斜上方,符咒立即化作一阵狂风,瞬时吹散毒雾,毒雾一散鬼魂立即不见,中年道士得以脱身。这才刚开始人家还没使出看家本事,中年道士已经浑身是伤,看起来不是人家对手,暂时跑吧,回去在做打算,中年道士会意,两人顺着羊肠小路几个起落来到坡脚下。看看后面黑衣人也没有追的意思,两人一前一后回到王玲家。道长你的伤没事吧,王枫帮中年道士查看伤情。没什么大事,休息一天就好了中年道士拿出金疮药,王枫赶忙帮道士撒在伤口上。这次咱们是没准备,我主要是用符,不知道对方什么来头,没有准备相应的符咒,所以才吃了亏,中年道士边说边运气疗伤。对了,你怎么有符,中年道士看向王枫,一个前辈教我的,王枫回答。你还会画什么符?道士追问,只会简单的王枫答道。道长先睡会吧!我累了明天在做计较,好。

   
次日日上三杆两人才起,王枫倒没什么,中年道士全身酸痛,王玲早已准备了早饭两人吃过早饭开始商量对付黑衣人和僵尸。王玲首先来答谢道长,中年道士摆摆手,我是看见这位小哥感觉他衣服上的黑气所以才跟来暗中保护的,你可曾被黑气袭击?又是怎么逃出来的?我是前一天晚上跟踪僵尸被袭击的,不过黑衣人也不曾追我。黑衣人能认出道长的门派,我们却对他一无所知,而且黑衣人并不想伤害我们,不然我们也不会全身而退!黑衣人吸取魂魄必不会是好人,为什么他与我对战时没有用全力呢?两人商量黑衣人应该是积蓄力量要应对更厉害的人或者是灵修,能修道的不只是人!有的动物也可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